特朗普挑起贸易战日本肆意对韩经济制裁 WTO形同摆设

发布时间:2019-07-24 11:15作者:首尔韩语

(本文为数据测试使用,请勿转载)
特朗普和安倍反贸易攻势“改革”也是未知数
对WTO功能麻痹迹象的贸易报复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担忧

“我们必须从制造我们的产品、偷窃我们的企业、破坏我们工作岗位的其他国家的暴行中守护我们的国境。保护主义将带来伟大的繁荣和力量。”

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7年1月20日就职演说中所说的话。这是为了实现大选口号“美国再次伟大”而谋求保护主义的宣言。特朗普2020年挑战连任的口号是“美国再次伟大”。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特朗普继续推行保护主义的决心。

特朗普总统就像他说的那样,为保护主义的行动也毫无障碍。他就任后立即退出了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协定(TPP),这是他的代表性事例。对于他来说,自由贸易协定(FTA)是美国的“灾难”。这就是修改同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强迫日本等进行双边贸易谈判的原因。特朗普急忙与中国展开贸易战争,要求签署有利于本国的贸易协定。

这样的特朗普决不会对世界贸易组织(WTO)袖手旁观。WTO作为世界最高贸易法院,一直起到了多边自由贸易秩序的尖兵作用。特朗普威胁美国说,将退出不公平的WTO,并阻止提名WTO上诉机构委员。

上诉机构负责第一次审理WTO起诉的争端案件,并对判决的专家组案件提起上诉。这相当于世界贸易的“大法院”。由7人组成,最少要3人才能做出决定。目前有4人空缺,2人的任期将于12月10日结束。如果特朗普仍然固执己见,上诉机构将以一人体制失去其功能。也就是说,WTO的纠纷解决程序将全部瘫痪。世贸组织总干事罗伯特·阿塞拜多警告说:“将出现连锁性贸易报复事态。”

最近在WTO韩日水产品纠纷的上诉机构审理中,韩国也胜诉。WTO上诉组织问题于23日至24日(当地时间)向wto普通理事会提交议案,是日本的大学韩国出口限制事态不无关联。
 

[图片= getty形象银行]


彭博社和路透社等外电认为,WTO面临了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特朗普的威胁以及反映各国利害关系的零散的改革要求接连不断,WTO陷入了存亡危机。

世界贸易组织(WTO)最近再次受到强烈的保护主义和电子商务等交易形态变化、技术发展等方面的改革要求。问题是制定能够满足各国要求的改革方案并非易事。随着在WTO起到产婆作用的美国反悔,中国也失去了向心力。

彭博社观测说,世贸组织制定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协议文件《巴厘岛一揽子计划》花费了20年时间,164个成员国达成新协议的可能性很小。WTO的第一个一揽子协议——“巴厘一揽子计划”在2013年12月好不容易得到了所有成员国的同意。这是WTO自1995年成立以后18年来的第一次。就贸易顺畅等敏感问题达成协议的“小型交易”也是如此。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自由贸易发挥了世界经济强大增长引擎的作用。由美国主导的“关贸总协定(GATT)”体制和继承该协定的WTO体制支撑了自由贸易秩序。美国有推进自由贸易的强烈动机。这是绝对的竞争力。自由贸易与强大的国家竞争力较弱的国家之间的差距,但扩大,世界经济增长率提高分配利润,从而对差距扩大不满,。

问题是随着后来者竞争力的提高,美国的自由贸易动机变得脆弱。在此期间,美国是庞大的贸易赤字,承担了世贸组织内部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经济的呼声进一步扩大,具备了反感。现在,中国反而自由贸易的守护者自居的程度。

出于同样的原因,专家们批评了日本安倍晋三政权对韩国的出口限制措施。自由贸易框架下成长的日本扑克的反贸易攻势要成为根据。本来就安倍晋三总理表示:“此前,在国际社会上拥护自由贸易,并对本国扑克的反贸易攻势一直警惕。

- -(-)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