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朝美对话大门依旧敞开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17日出席第七届中韩公共外交论坛,并在“共同繁荣与发展”分论坛中以“共同繁荣与发展必须打破两大困境”为题做主题演讲。

杨希雨在主题演讲中表示,东北亚地区面临安全困境和发展困境,亚种阻碍各国进行深度合作,实现共同繁荣与包容发展。安全困境是指地区各国都在不断增加投入来加强军备建设,但各国却都感到地区安全威胁在增加,感到现在比以往更不安全,出现一种普遍存在的悖论。发展困境是指中日韩都创造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奇迹,但长期的高速增长也积累日益严重的各种结构性矛盾,越来越制约和威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并逐步演化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杨希雨提出,要摆脱两大困境首先要通过合作携手共建共同安全。东北亚各国深陷“安全困境”的根源,在于本地区有关国家之间的安全关系,依然建立在冷战遗留下来的零和竞争基础上。一国加强自身安全的努力和其成果,总是建立在其他国家安全利益的损失和威胁增大的基础上,二安全利益受损的一方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又不可避免地带来已经加强安全的国家面临新的不安全,形成恶性循环。

第二,加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是摆脱亚洲“发展困境”的有效途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需要大量的资本、人力、技术、资源等各种要素的投入,因此合作项目本身就孕育着强大的经济增长动力和市场需求潜力,对于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形势下稳定增长保增长,无疑是十分有利的杠杆和刺激工具。与此同时,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基本特征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实施过程,必然也带动参与国家自身的结构优化和调整。

茶歇时间,杨希雨对本报记者就世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中美贸易摩擦和朝美“核”简单谈了自己的看法。

杨希雨认为,当前不只是中美进行贸易战,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的全面贸易战。去年开始,美国对于主要贸易伙伴,无论是姓社姓资,不管是传统盟国,比如日本与德国,还是潜在的对手——中国,甚至盟友韩国,都进行贸易战。特朗普企图通过与主要贸易伙伴进行贸易战来签署一系列协议,从而修改全球自由贸易规则。

就如同特朗普同墨西哥、加拿大所做的一样,废掉本来有的《美加墨贸易协定》开始打贸易战。但墨西哥、加拿大不想打贸易战,分别与美国谈判签订美墨、美加两个协定,整合起来就是一个新的《美加墨贸易协定》。也就是说,特朗普不是不要《美加墨贸易协定》,而是想要一个新的。把新的协定和旧的协定比较一下,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特朗普修改了原来的规则,建立新规则。美国按照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的原则,修改贸易规则,这是特朗普的目的。

再看看卷进贸易战的国家,表面看是美国的贸易伙伴,实际上是当今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中的主要大国。如果主要大国的协议都签署下来,比方《美加墨贸易协定》已经达成,中美协定、美日协定、美欧协定、美韩协定等都签署的话,当今世界自由贸易体系的一些规则就一定会被改变,这才是当前贸易战的一个大的背景。

因此中国在这场贸易战当中讲究的是,首先不打贸易战。因为会伤及自己,也伤及全球。其次,修改规则必须以平等和相互尊重为基础。第一,中国坚决反对贸易战;第二,尽最大的努力和诚意,避免贸易战升级。同时,要通过平等相互尊重的原则来达成中美贸易协议。如果中美贸易摩擦能够降温,必然对全球贸易战起到降温作用,而且对全球经济增长起到促进作用。

杨希雨曾于2004年到2005年任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办公室主任,先后参与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日内瓦四方会谈,以及关于朝核问题的北京六方会谈,并于2005年在第四轮六方会谈中,策划和执笔起草了“9.19共同声明”,该文件成为六方会谈各方迄今为止均承诺遵守的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纲领。

对于朝美当地时间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重启无核化工作层磋商,但磋商以破裂收场的结果,杨希雨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杨希雨认为,谈判过程不顺利不等于谈崩了,双方都没有把对话大门关闭,因为双方都还需要继续谈。对抗没有出路,无论对于美国还是对于朝鲜,都没有好处,这是一个基本判断。如果想要在下一轮对话当中取得成果,需要均衡地解决各自关心的问题。美国关切的只有一条,朝鲜怎么弃核?朝鲜也关心一条,就是美国放弃制裁,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双方各有各的道理,如何并到一起?那么在接下来的谈判当中,均衡地解决各自关心的问题,朝美关系才能逐渐地取得进展。

杨希雨还认为,在朝美会谈的过程中,中国的影响力有限。第一,朝鲜是一个强调独立自主的国家,致力于摆脱大国影响。第二,中国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既强调自己身是独立自主的国家,同时也尊重别国是独立自主的国家。因此,中国在对外施加影响的时候,首先是建立在尊重对方独立自主的基础上。换而言之,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充其量是斡旋,而不是传统国际关系意义上的大国指挥小国,大国影响小国。

杨希雨还将朝核问题比作一把锁,并表示这把锁的钥匙不在中国手中,而在朝鲜和美国手中。从朝鲜的角度讲,核武器问题是一个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如果想要令朝鲜放弃和武器,首先要解决当朝鲜手中没有和武器的时候,国家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如果美国说无论朝鲜有没有核武器都会平等和平地对待朝鲜,这把钥匙一亮出来,朝鲜会放心地放弃核武器。同样道理,朝鲜会不会放弃核武器,这把钥匙在他自己手中,这源自朝鲜对于国家安全的基本判断。钥匙不在中国手中,所以说中国的影响有限。
 

杨希雨在论坛现场【摄影 记者 邵天翔】

소천상 기자(tianxiang@ajunews.com)


《亚洲日报》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西安韩语培训

     上一篇:中韩公共外交论坛气氛火热 各领域专家畅谈己见   下一篇: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以更大规模、更优质量、更好服务为韩国企业带来更多机遇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谷金生公使衔参赞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