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祸港“拆家”黎智英:忘祖忘宗忘国忘族忘自己



一方面,关于他贩毒制毒吸毒的传闻数十年间连绵不绝,另一方面,他长期拆乱香港社会,以黄色新闻魅惑民众、以危言耸听鼓惑动乱。

2019年8月18日,他在自家报纸——《苹果日报》上写道:“好嘢!川普终于为我们的抗争运动背书了……(他)将我们抗争运动与中美贸易谈判挂钩。”又公开显示了他拆裂民族的欲求。
 


毒品“拆家”大麻黎

江湖上关于黎智英涉毒的传闻从未中断,随时打开谷歌搜索,关于他做毒品“拆家”的文章比比皆是。一个普遍的说法是,上世纪60年代末,黎先在毒品行业当“跑腿”,主要送白粉给瘾君子。因擅长阿谀奉承,很快被安排在九龙深水埗区做“拆家”,负责毒品的分销。那一年,他刚刚20岁。

知内情者说,两年后羽翼丰满的黎智英,已成为跨国毒品“拆家”,开始从金三角采购毒品,并悄悄运到东南亚各地销售。他在泰国的首都曼谷建设了一家炼制厂,专门炼制白粉,并以曼谷、西贡和香港三地为支点,涵盖东南亚地区。

制毒贩毒在全世界都是犯罪行为,黎智英当然不会承认,但他却公开承认过吸毒。在2009年2月19日第989期《壹周刊》专栏中,他坦承,过去在纽约时,曾与朋友在大学宿舍内吃丸仔和吸大麻烟。虽然他在文中声称自此再没有吸毒,但“大麻黎”这个称号,却流传在他的圈子内。

此外,黎还喜欢在香港、东京、巴黎、纽约和中国台湾等地的豪宅中举行“大麻Party”。2001年2月1日,他在台湾阳明山庄住所竟然失足跌落楼梯,连门牙都撞脱了。对这件蹊跷的事,外界议论纷纷,他则辩称是因吃得过饱,造成身体失去平衡。但知内情者则透露,实是因他吸食毒品过度,大脑迷乱所致。

香港“拆家”肥佬黎

进入1990年代后,黎智英相继创办了《壹周刊》和《苹果日报》。如果讲,化学毒品主要荼毒的是人的身体,那么,这一刊一报,则成了香港社会最大的思想毒品。
 

黎氏旗下媒体的个性与风格从其用人上可见一斑。黎智英进军传媒业后,招揽了黑帮14K头目岑德强,将壹传媒刊物发行权交给岑德强,岑成立“德强记”,招揽帮内兄弟组建车队,专责运输发行。岑德强对黎智英感激涕零,他曾公开说:肥佬黎照顾他,他是肥佬黎的保家,肥佬黎有问题他都会代其解决。

在二十一世纪初,地下六合彩赌博猖獗,彩报需求殷切,黎智英眼见有利可图,成立超企公司,于2003年开始利用《苹果日报》印刷厂的空闲时间印制六合彩报,包括《创富》《六合皇》和《贴士皇》等。

除了岑德强外,黎智英后来还收编了黑帮新义安成员潘耀泰。潘长期从事贩毒活动,1993年12月他在北美偷运毒品时被捕,判囚7年。潘出狱后返港,加入岑德强的团伙,结识了黎智英,利用其走私毒品“技能”替黎智英进行走私活动,而且不单走私六合彩报、马经,还偷运私烟、毒品、枪械等,甚至协助不法分子偷渡出境。

近年来,一连串的示威游行和暴力袭击,威胁着香港的繁荣稳定。但外界不解的是,反对派总是能得到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应。种种迹象表明,黎智英正是多次推动香港暴乱的黑手、金主和总指挥。

在公开场合,黎智英言必称“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他曾声嘶力竭地喊道:“一旦通过修例,那将是‘新闻自由大屠杀’”,然而,在人后的他,却完全放弃传媒客观中立的原则,极尽造谣生事之能事。多年来,《苹果日报》连篇累牍地煽动港人对内地游客的仇恨,鼓动多起袭击内地游客致残案件,还不断掀起“内地人是蝗虫”的言论。

2014年初夏,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发起所谓“占中”事件,一度被称为“占中三子”“占中三丑”。不料,外界数月后发现,黎智英实才是“三丑”背后的大金主和操盘手。
 

本文来自:西安韩语培训

     上一篇:“中国印象-中国世界遗产文创设计产品展”开幕   下一篇:四大银行日贷款余额近10万亿 “不会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