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从阿里影业到大文娱

过去四个月,阿里大文娱的关注度陡然上升,这个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业务版块,因为一次突发的高管变动和持续亏损备受争议。

3月28日,阿里大文娱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在一个闭门会上,面对40余家行业头部制作公司高层,再次强调:“阿里巴巴经济体必须要从物质消费跨越到精神消费,这是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大文娱和优酷的原因,所以大家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做成。”

阿里为什么在大文娱上如此坚持?理性看待这一财务数据上处于凛冬的业务,或许已经走进春天
 

01

被误读的“高起点”
 

最近两年,外界对于阿里大文娱的质疑主要集中于两点:业务下滑,团队动荡,这两点经常被理解成互为因果。而业务下滑有两个典型案例:一阿里音乐的核心产品天天动听改版为阿里星球失败,导致一个千万级DAU的音乐产品死亡,直接导致了阿里音乐的落寞;二曾经的视频老大优酷过去几年从曾经的行业第一的宝座上滑落。

“创业团队和创新产品被大公司收购死”的商业逻辑下,这两个案例被不断放大,几乎已经成为默认的定论。但阿里方面表示,这两个事实并不经得起推敲,因为很少有人发现,天天动听和优酷的起点被严重高估了。

真实的情况是,虽然天天动听曾经DAU过千万,但它从未进入过第一阵营,相反今天腾讯音乐集团(TME)的三大音乐播放器QQ音乐、酷狗、酷我一直都稳坐在前三。

没有人否认阿里星球这一战略的失败,阿里大文娱也同样承认,但与此同时,即便没有这场失利,作为一款播放器,天天动听的命运和如今百度音乐、网易云音乐并不会有太大区别,在连年水涨船高的版权战中纠结(腾讯音乐主要收入来自于全民K歌的社交娱乐增值服务,而非QQ音乐这种播放器承载的用户版权付费)。

优酷的故事就更加乌龙,阿里对外宣布全资收购优酷的时间是2015年11月(实际完成收购时间为2016年10月),但如果查阅2015年度的网络视频领域的各种市场调研,优酷都已不是市场第一,究其原因,正是上市公司财务顾忌导致优酷在长视频版权战和会员付费模式裹足不前,而爱奇艺在2013年-2015年,通过《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等多部大手笔投入逆袭。换个视角,作为上市公司,优酷更多在对标的YouTube,内容模式主要是UGC和PGC,而爱奇艺的发展更多依赖Netflix模式,靠得是强力投入和战略性亏损。

实际上,恰恰是宣布加入阿里巴巴以后,优酷再次入局长视频版权战。从2016年开始,优酷推出了《微微一笑很倾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军师联盟》《白夜追凶》等一系列爆款电视剧。凭借对优质内容的持续投入,在2017年暑期和2018年暑期,优酷曾分别借《军师联盟》和2018年世界杯一度回归行业第一。
 

 


公允地讲,以“高起点”形容阿里大文娱并不准确,因为阿里起手的这把牌并不算好,除了前述的阿里音乐和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文学等业务起步阶段在各个垂直领域扮演的都是追赶者而非领导者的角色,而“逆袭”在阿里影业的身上已经出现。
 

02
阿里影业突围


2月25日,阿里影业参与出品的《绿皮书》在第91届奥斯卡上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及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当天,马云现身《绿皮书》北京观影礼,这是他“三刷”这部影片。樊路远在社交平台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今天中午和同事热烈讨论一致认为,和阿里影业合作的电影运气都特别好!我觉得也是!!

2007年加入阿里巴巴的樊路远是个名副其实的“老阿里”,在2017年8月接手阿里影业之前,他先后在淘宝、支付宝任职,并以快捷支付、余额宝两大战功成为了阿里巴巴合伙人。而正是在这个曾经的“文娱行业门外汉”带领下,阿里影业用《战狼2》《芳华》《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流浪地球》《绿皮书》等口碑、票房俱佳的作品,一扫过去三年在《摆渡人》等项目上高开低走的阴霾。
 

本文来自:西安韩语培训

     上一篇:文在寅总统与经济界元老共进午餐   下一篇:逾七成已婚韩国女性不赞同“男主外女主内”